翻页   夜间
耳濡文学 > 爱你至深恨你至极阮媛媛凌辰霄 > 20章
 
阮媛媛推开拉扯她的人,扑到阮振华的病床前,紧紧的抱住他,哀求着。

“爸,他们骗我,他们骗欢欢,你起来……你起来好不好?你……你别睡了,欢欢以后一定会笑的很好看很好看,爸……你看,我在笑给你看呢,你……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看我行不行?我……求你了……我求你睁开眼看看我……”

凌辰霄攥紧拳头,然后骤然松开,他上前一把拽起阮媛媛,“别闹了。”

阮媛媛被凌辰霄禁锢在怀里的瞬间,她有片刻的安静,随之而来的是她尖锐的质问声,“……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阮家到底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了?凌辰霄你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这样赶尽杀绝?是不是要让我失去所有,是不是要让我阮家所有人给付时欢陪葬,你才会收手?”

不,不是……

他没有,他不想这样……他现在只想补偿,他只是想要……

阮媛媛眼底只剩一片恨意,她哭的绝望,“我只有他了啊……凌辰霄,我只有他了,现在连他也没了,你开心了,是吗?”

凌辰霄的心快要痛死了,他冷着面孔,不对她露出丝毫神情。

阮媛媛笑了,她笑的太过凄凉,她一把推开他,重新回到阮振华的病床前,她小心翼翼的握着他的手,“爸,我们回家,欢欢带你回家……”

阮媛媛想要将阮振华抱起,可是她现在哪里抱得动已经去世了的阮振华。

她一遍又一遍的去抱他,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她不要再在她爸面前流泪了,他说了的,他喜欢看她笑,所以,她不哭了,她……不哭了。

可是为什么她会这么没用,她为什么连自己的爸爸都抱不动?

一直在一边看着这一切的邢瑾匀连忙上前,“我来帮你。”

阮媛媛没有拒绝,她只是固执的,一遍又一遍的在阮振华耳边说着,“……欢欢送你回家,爸,欢欢送你回家,我们,回家去……”

凌辰霄一步都不敢上前,他怕再看到她那双充满恨意的眼神……

他只敢跟在阮媛媛身后,远远的看着她,陪着她……

不过时隔两个多月,阮家又举办了一次葬礼,这一次的葬礼依旧冷清,众人都知道阮家惹怒了凌家,他们谁也不敢去和凌家对着干。

从始至终,阮媛媛一个人支撑着办完了阮振华的葬礼。

邢瑾匀很不放心阮媛媛的状态,可阮振华的葬礼过后,阮媛媛一直都没有任何问题,邢瑾匀以为阮媛媛这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却不想,阮媛媛会在阮振华头七刚过的第二天,昏死在了阮家别墅。

当凌辰霄一身狼狈的抱着不知昏迷多久了的阮媛媛出现在邢瑾匀面前时,他方才知道这事情到底有多严重。

等把阮媛媛抢救过来,他才幡然想到,从阮振华去世后,阮媛媛没再和任何一个人说过话,她没开口说过哪怕一个字。

这样的阮媛媛,又怎么能用“没太大的问题”来形容呢?

她明明早就已经……一心求死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