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耳濡文学 > 苏小姐的精分日常 > 第69章 秦一诺的怂
 
  她怎么过来了?

  秦一诺拿着玻璃碎片的手停在半空中,刺下去也不是,不刺下去也不是,最后只能梗着脖子朝宣诺娜吼道:“是你叫她过来的?”

  宣诺娜:“……”

  不叫人过来等着给苏卓海收尸,然后看着他坐牢去?

  不想搭理他,宣诺娜打量一圈被砸了个稀巴烂的包间,太阳穴突突直跳。

  麻蛋!

  今天这小霸王不把赔偿费留下就休想踏出酒吧半步!

  “我要是不来你打算干什么?”苏木淡定地走进去,把门关上,“杀了他,然后背负着杀人的罪名在监狱里渡过下半生?”

  这和她平时的态度不同。

  秦一诺不怕她撒娇卖萌,也不怕她蛮横不讲理将黑的说成白的,更不怕她生气暴力的样子,偏偏就怵她冷静下来后不咸不淡的。

  这让他有一种离她很远的错觉,明明就在身边,却抓不着摸不到。

  他撇了撇嘴,“我又不傻……你别管了,我就只是想要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厉害!”

  苏木直接过去,抬起手快准狠地对着秦一诺手肘的麻穴打下去。

  秦一诺手一麻,玻璃碎片随即脱手掉落。

  “你干嘛啊?”秦一诺不爽了,咬牙低吼,细长的眸子里还隐隐带着一丝委屈。

  苏木低头看了看还被他踩在脚下的苏卓海,冷声训斥道:“我看你就应该再去庙里待几天,好收收你这暴脾气!在我这里伤人,出了事你是想看我这酒吧被你妈拆了吧?”

  “你关心的就是你这破酒吧!”秦一诺气死了,偏又不能将这女人怎么样,最后嘴一扁,“你就是个见色忘义的混蛋,有了男朋友就忘了兄弟了!”

  苏木:“……”

  她怎么就见色忘义了?这不是怕他出事马上就赶过来了嘛!

  眼见他气得眼眶都红了,大有她要是不哄他就哭给她看的架势,苏木算是彻底没辙了。

  她伸手拍了拍秦一诺的肩膀,放软语气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不该凶你,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见不得别人欺负我才这么做的,但我们也不能罔顾法纪以暴制暴对不对?再说了,我也是担心你才这样的嘛,别生气了,乖,咱不委屈了哈!”

  秦一诺:“……”

  宣诺娜:“……”

  不能以暴制暴?

  全世界就你特么最没资格说这句话好吗!

  “哼!”秦一诺傲娇地甩了甩头,故意不去看苏木,但情绪明显缓和了些。

  “……”

  这熊孩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她都低声下气哄他了,居然还敢跟她耍横?

  苏木在心底磨了磨牙,忍着想要一巴掌朝他脑袋上拍的冲动,搂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好声好气道:“差不多就得了,不然一会儿警察来了我可保不了你。”

  哄一下不行就换威胁了!?

  秦一诺不高兴了,嘴硬道:“我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不用你管!”

  给点颜色就开染房了这是?

  本小姐还不乐意哄了!爱干嘛干嘛去!

  苏木恶狠狠地瞪着他,直接放话道:“秦一诺你自己想清楚了,要是让你妈知道你捅娄子了你未来几天甚至一个月会有什么后果!”

  秦一诺:“……”

  玛德!

  每次就知道用他妈来威胁他,他不要面子的吗?

  在外人的眼里,秦一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妈宝男,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妈。

  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其实除了他妈,他更怕的是苏木。

  他第一次见苏木,是在六岁的时候,在家附近的小公园里玩,结果被一群熊孩子围着,取笑他没爸爸。他当时二话不说就冲过去和他们干了起来。

  结果当然是被揍得很惨。

  就是在那个时候,苏木突然冲了出来将那些比她还要高一头的熊孩子给打跑了。

  秦一诺永远都忘不了,当时苏木的那股子狠劲,那种不要命的打法。说实话是一点美感都没有的,更直接一点说,其实跟疯狗差不多了。

  事后两人当然免不了被那几个孩子的家长投诉,他妈是出了名的护犊子,没有罚他不说,还当场就将那几个家长怼得无言以对。

  但苏木就没那么好运了,被苏志森当众打了几个耳光,还禁足一星期。

  两人之间的友谊也是在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同时建立起来的,还有他对苏木的怂。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苏木不会揍他,但莫名其妙的就是怕。为了消除这种害怕,小小年纪的他就开始锻炼自己,甚至让他妈妈帮他报名去学习各种武术。

  跆拳道、柔道、散打、拳击……不管是什么,只要能让他变厉害他就死命去学。

  但不管他变得多强,只要苏木一认真,他就立马怂了,让他事后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

  后来长大了他才知道,其实那不是怕。

  他只是享受那种被她保护的感觉,好像只有那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在她心里是重要的,她的眼里心里是有他的。

  而另一方面,则是心疼她。

  她的糟心事已经够多的了,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给她制造更多的烦心事,所以每次当她认真起来的时候,他都会选择性的听话。

  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忍辱负重,一心为她好,到头来这死女人竟然越来越过分,平时欺负压榨他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在外人面前给他脸色看,威胁他!

  “哼!”

  秦一诺收回踩着苏卓海的脚,背过身去不看苏木。

  宝宝生气了,不来哄我我是不会理你的!

  苏卓海这会儿得了自由,从刚刚的惊魂未定中回过神来,翻了个身恶狠狠瞪着苏木,“苏木!你别以为现在假惺惺的我就会感谢你,都是因为你我爸妈和姐姐才会死,我不会放过你的,贱人!”

  不等苏木反应,秦一诺回身就是一脚踹过去,“你特么要是不会说话我就把你嘴巴缝起来!”

  苏卓海被踹得抱着肚子哀嚎不已。

  苏木:“……”

  好吧,她也承认,这一脚踹的好!

  “老板,宣姐!”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服务生焦急的声音:“警察来了!”

  苏木和宣诺娜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酒吧发生这么大的骚乱,有人报警也正常,眼下也不是追究的时候,而是该想想怎么将秦一诺摘出去。

  偏偏那个不让人省心的罪魁祸首还不知死活地“哼”了一声,豪气干云道:“来就来,小爷还能怕……”

  “闭嘴吧你!”苏木忍无可忍地一脚踹过去,咬牙切齿,“一边呆着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