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耳濡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05章我就喜欢你这种
 
  1001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一个不合格的系统,竟然让宿主在穿梭位面时受了伤,而且还是很严重的灵魂创伤。

  当“看”到尺素一世为乞丐的回忆画面时,纵是穿梭过不少位面并接触过不少宿主和生命体的1001,也不禁为她感叹身世悲催(1001:并不!只是第一次碰到故意找虐的宿主有点惊叹而已!)……

  总之,现在它叛离主神又和系统中枢切断了联系,也只有和尺素相依为命这一条路了。

  于是,系统1001准备发发慈悲,随后调出了宿主肉身的资料。

  【资料卡】

  姓名:白真玉

  年龄:16

  性别:女

  种族:未知域D级世界人族

  状态:活着(异常:异魂同体)

  精神力:无(检测异常)

  武力:10(满分100)

  体力:11(满分100)

  容貌:88(满分100)

  技能:无

  特长:刺绣,对弈,诗,词,书,画,岐黄之术(略知一二)

  魅力:72(满分100)

  ……

  只匆匆扫了一眼资料卡,尺素就不由得低呼出声,“这是什么?”

  “水啊,”一脚刚踏进屋子的张玉花怔住了,只见她神色关切,一手端着盏泥色粗陶茶碗就急匆匆的上前来,“等急了吧?屋里没热水,这是去隔壁方大娘那里讨的。”

  尺素约摸知道,她所说的隔壁,其实并不近,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久才回来;只僵着身子,朝她喏喏的点点头,伸出手来想要接过茶碗自己喝。

  这一副小动物般害怕的样子,实在是惹人怜爱的紧。张玉花见此,心下认为尺素身子还虚的厉害,不肯放手,便让她就着自己的手喝了水,还怜惜的伸出一只手来拍了拍那纤薄得摸的着每一节骨头的脊背。

  就在喝水的当口,尺素心底那道机械的声音再度响起,“呵呵→_→,我就喜欢你这种,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这贱兮兮的口吻,就差没有明说“求我呀,来求我呀,求我我就告诉你呀”这些话了。尺素一听差点就给呛到了。

  张玉花忙给她拍背顺气,末了,随手将大碗搁在床头上后又扶着尺素的身子在床上坐正了。

  “谢谢。”尺素擦了擦喝急了时溢出嘴角的水,感激的对张玉花说道。

  那张樱桃小口被水滋润之后,马上看着就不那么的苍白了,颜色是淡淡的粉,形状也是极美,像极了那娇嫩的杏花花瓣。

  作为一个女人,张玉花都有些看呆了,反应过来后连连摆手道:“弟妹,你我之间哪用得着谢这个字?想当初还是你把我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我张玉花这辈子都会记得你的好!”

  尺素一脸迷茫的看着她,点了点头,才喊道,“玉花嫂子,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连自己叫啥也不知道,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你来告诉我,我叫啥?是谁?”

  还没等张玉花回答,那冰冷的声音就先一步的响了起来:

  “宿主可以问1001呀,1001不但知道这具身体的生平事迹,还拥有这个世界的最全资料哦!”

  然而尺素并不想理它,更不想去纠结那什么“1001”之类的,只眼神热切的看着张玉花,盼着她来告诉自己。

  一开始,张玉花两张嘴皮一张一合的,似有难言之隐,但最终还是挨不过尺素那惹人怜爱的小眼神,心一横便给尺素讲起了这具肉身的事来。

  原来,这具肉身的名字是叫郭果儿,是石龙坡溪沟村的人,与石家村隔了三个山头两条溪河。因娘家条件不好,所以在一年前被家里嫁给了石家村的石永昌做续弦。

  石永昌在族中排行十三,是张玉花丈夫石永荣的亲三弟,上头爹娘健在,还有一个大哥石永兴。

  然而就在大半年前的某一天,石永昌进了石家村后头的那座大山就再也没回来过,留下了郭果儿和原配的三个孩子,分别叫毓丰,毓雪和毓文。毓雪是个女孩儿,和毓丰是龙凤胎,那时只有十岁,而最小的毓文也才七岁。

  就在昨天,毓雪落河,水性并不好的原主想也没想的就跳下去救人,到后头还是被别人给捞上来的。

  “所幸没出什么大事情,如今毓雪得的风寒也快好了。”

  见张玉花喜笑颜开的说着,尺素不禁为原主叹息一声:秋后的水凉,那河塘也不浅,毓雪只是染了风寒,原主却是去了一条命。如今有她在这具躯壳里,除了她更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善良的姑娘已经不在了……

  “呵呵。”就在尺素好不容易伤感一次的当口儿,系统1001阴阳怪气的在心底出声了。

  “你呵什么呵?”尺素在心底斥它道。

  1001心有不甘的回嘴,“呵,我笑你被人骗被人欺被人瞒,我笑你傻!有本系统这个高位面的黑科技不问,反倒去问凡夫俗子……”

  “等等,什么科技?”尺素打断它的喋喋不休,故意语气里还带点兴味的问道。

  见尺素终于对自己有点兴趣了,1001开心的同时嘴上依旧不忘刺一句:“记忆力衰退了?本系统就发发慈悲……”

  “不用了,没兴趣,你跪安吧。”

  只简单的十个字和尺素毫不在乎的态度就轻易地打击到了1001并惹来它一长串更加不依不饶的辩论。

  但尺素现在是任1001在心底怎么撒泼咆哮都不去理它管它,面上啥事也没有的和张玉花相谈甚欢。

  开玩笑,要是连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她那一千多年可算是白修炼了。

  “哦,对了,我昏了一天,听你讲我娘那性子,昨天她没闹出什么事儿来吧?除了我娘外,我娘家可还有谁?”尺素握着张玉花粗糙且温暖的手弱弱的问道。心下一边感叹这秋天可真冷啊,同时面上不动声色的朝身体素质杠杠的张玉花又靠了靠。

  “你娘……昨天在三叔公家闹了一场,最后是被村长请出村的。”

  一提起那禇老婆子,张玉花的脸色就不大好,想到自己婆婆脸上三条恁长恁长的血杠杠她就也跟着脸抽抽起来,转着眼珠子想了想才继续说道,“至于你娘家那边,我是不大清楚的。你还没进门的时候家里就分了家,所以爹和娘也知道得不多,这一年来,你娘家那边除了你娘来村里露过那么几回面外,就没看到过有其他人了。”

  尺素面露失望的点点头,可惜没有看到精彩画面,而且看张玉花的表情也知道人是不愿意给她来个口头转播的,只好换一个方向继续问道,“那朱氏是怎么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