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耳濡文学 > 赤心巡天 > 第九章 白日之下
 
姜望杀了包括郑肥李瘦在内的诸多人魔。
姜望是人族第一天骄。
姜望举世闻名……
这些都不是燕春回的记忆点。
他只记得两件事情。
姜望全面超越了向凤岐。
姜望召集了几个真君,想要杀他。
于是他就想起来,他为什么来云国。
宽敞雅致的客栈房间里,白发苍苍的老者,只是抬了一下眼皮,顷刻满屋游电,虚室生白!
一段一纵即逝而竟被许多人冠名为“时代”的岁月,在新历三九二九年的冬日醒来。
老东西总算想起来了!
刺骨的寒意令老黄狗肢体僵硬,它叼着那黑色的神龛,缩到墙角,耷拉着长长的耳朵,只用余光警惕着燕子。
它不明白为什么燕子对它有那么大的敌意,总是想杀它——很多过去的事情它都忘记了。
但对于这些变态,也没什么好探究的。
很多时候……没有为什么。
顺手的事儿。
无回谷里的活物,没有一个不该死,无论最初是因为什么原因走进来。
老黄狗只是告诉自己要小心。
就算现在是条狗,就算只是做一条狗,也要懂得保护好自己。
燕子松开了燕春回的手,不再搀他,远远避开,如避蛇蝎——虽然她自己比蛇蝎更毒。
她一直都不吝啬对燕春回表现出憎恶,恨不得燕春回立刻去死,死得越惨越好。但相较于偶然清醒的那些时候,还是那个健忘痴呆又有些耳聋的燕春回,更能让人接受。
痛楚像一只有着尖细利齿的怪兽,不断啃噬着她的身心。在偶尔平静的那些时刻,她常常还能够停下来,还愿意叫一声老大。也很进入人魔的角色,听从吩咐,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但清醒状态的燕春回,哪怕只是站在那里不动,也是在时时刻刻地提醒她——
提醒她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这是一段怎样糟烂的人生。
她竟无法面对。
“醒来”的燕春回,并不留恋那搀扶,当然他也从未需要。他只是微垂着眼睛,稍敛其锋:“姜望果然到了云国。且还大摇大摆,声势甚隆。不知道的,倒还以为他是要跟叶小花示威。”
“来得这样快,就是防着您呢!”角落里的老黄狗,这时候担当一个‘智囊’的角色:“他怕你对他的亲妹子下手,这里好像还有一个他喜欢的女子。”
燕子从那绵延无尽的痛苦中倏然惊醒,恍惚想起姜望当初追杀自己的样子,千里相逐,一息不止。那时候的姜望还能称得上年少,那时候的眼神就已经没法形容。
那种誓杀不纵的决意,每每让她在浑噩的午夜惊醒,汗湿中衣。
明明她不怕死,明明燕春回怎么都不会让她死,明明她总在求死——可是她在怕什么呢?
“他?喜欢?”燕子的语气是荒谬的。…。。

姜望那样的人,一心扑在修炼上,时时刻刻都在修行。一路从小国乡野,杀到超凡绝巅,不回头地走到现在……他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根据可靠消息。”角落里的老黄狗,在‘可靠’两个字上加了重音:“至少他对凌霄阁的少阁主,是最特别的。有别于他对其他所有女人的态度。”
“我想他眼里就没有男人和女人的分别。”燕子语气复杂:“只有弱点和要害。”
老黄狗极宝贝地搭着那黑色神龛:“再孤心求道的剑客,也有春心萌动的时刻,也有柔软的瞬间。”
“你倒是一条细腻的狗。”燕子的声音听不出褒贬:“只是对于那种修炼疯子来说,什么心动,什么柔软,都应该算是外魔,一剑就都斩掉了。”
“但他现在已经走到绝巅。”老黄狗说。
燕春回已经沉默了半晌,大约是没有什么心情言语,更不在意姜望的情感纠葛。他立在窗前,眸光似乎照破云海。而也确切的是有黄昏的天光落下,晕染了云霞。
“老头!”燕子问道:“你特意来云国,是为了找机会杀死他最重要的人吗?或者拿他最重要的人来威胁他,逼他自杀?”
“如果不能杀了他,如果不是为了杀他之前的凌辱,那么杀他身边的人毫无意义。”燕春回冷漠地说道:“无论面对什么情况,姜望这样的人都不会自杀,他知道希望只在他的剑下——我来这里,只是知道他会来这里。”
“姜望此刻大摇大摆地出现,是不是暗中还埋伏了其他的真君?他的人脉一向很广,而且投资他回报丰厚。”相较于半痴呆的老头、时不时求死的疯婆子,老黄狗还是更相信自己的智慧。它认真地思考:“尊上,这很有可能是个陷阱!”
“有没有可能是虚张声势?”燕子幽幽道:“姜望如果要埋伏老头,就不应该大摇大摆地来云国,而是要暗中潜藏才对。现在这样大张旗鼓,分明是想吓走咱们。”
“你们不理解绝巅的姿态,姜望初登此境,正是一览众山小的时候。这只不过是一种宣告。”燕春回道:“他不希望在云国同我发生战争,他不介意在当下、对整个世界表露云国对他的重要性,但他也准备好了面对那种结果——面对任何结果。”
苍老的绝巅强者莫名叹息:“每一个刚刚走到世界极限的人,都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老黄狗缩在角落,屈着脊弓,小意地问:“您已经等到了他,您打算怎么做?”
它的狗爪所搭着的黑色的神龛,仿佛一个幽森的洞口。
神龛里香炉仍在,燃香未熄,神塑无踪。
燃香上明灭不定的火星,仿佛接住了天光,在这晦明晦暗之间,使得神龛的阴影如同一扇门,忽开忽关。
门内的某种存在,似乎也在等答案。…。。

而燕春回道:“跟他聊聊。”
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古飞剑成道的绝巅,此刻并不显现忘我人魔的凶恶。他看着窗外的云海:“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我想他也是。”
……
傍晚的红霞中,有一缕剑意游动,在霞光之中并不明显。但在姜望这样的剑客眼中,夭矫如龙。
而他并没言语。
他和叶青雨、姜安安、宋清芷、傅镜如、蠢灰,组成了五人一狗的小团体,此刻正聚在一起烤肉吃。
泥灶里还埋着两只荷叶鸡。
那缕剑气发起了对话的邀请,而姜望在思索,此刻把太虚阁全员召来,能否寻剑意而定剑主,锁杀燕春回于当场。
答案是并不能。
但凡其他几位太虚阁员稍微争一点气,多衍一个道。姜望现在就直接掀桌子,斩断沟通的可能——
跟这种肆意行恶的邪魔外道,有什么话可讲!
然而并没有。
真要把太虚阁员都召齐,恐怕要成全燕春回的砍瓜切菜。
举阁尽天骄,奈何飞剑太利。
恨斗昭未衍道,冠军不绝巅。
我独快人一步,十分寂寞!
写信催一下吧,召集就算了。
姜望第一时间赶到云国,就是为了防备意外的发生。惊动了人魔,必然要防备人魔的报复。
当然现在他知道,燕春回此刻就在云国,这也是一种对话的姿态。纵观过往种种,大概这也是忘我人魔唯一一次的沟通尝试。
在今天之前,谁会觉得燕春回是可以交流的呢?
“清芷,你这烤鱼的水平可不怎么样。”姜望随口道。
曾经扎满头小辫子,撸起袖子就想揍姜望的混世魔王宋清芷,现在竟是十分婉约。比旁边正在傅镜如碗里抢肉吃的姜安安,不知淑女到哪里去。
水族生长缓慢,她现在的身高比姜安安矮了一截,不过坐在那里,更像姐姐。
她不好意思地道:“姜大哥见笑了。这水里的鱼儿,往前确实没有烤过……因为我也是水里的。”
大凡水里的,都是砧板上的。
物伤其类。
她出生时是水族公主,尊贵非凡,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后来水君宋横江身死,清江水族易权,她也随兄长一起,被赶出自小生活的水府。性格便大有不同,在生活的波折中,逐渐敏感脆弱。
“人族水族亲如一家,只是住处不同,就像有人住华屋,有人住高宇。”姜望温声说道:“你跟我们是一家,你跟鱼儿可不是一家。”
说着,他踹了蠢灰一脚:“蠢狗,谁叫你捞这么多鱼来。”
蠢灰趴在地上一滚,露出柔软的腹部,让姜真君的脚感更好一些。
宋清芷噗嗤一声笑了。
姜望想了又想,终是一弹指——
云上见惊虹。
在无尽云海之上,铺陈霞光之中。
两缕剑意终相逢。…。。

轰隆隆隆!
天崩地裂,都在云海深处翻涌,恍惚天光聚于一点,不为视线所捕捉。
这是一片虚无之地,既无光阴,也无寰宇。
一世的过往,都是晦影。半生的理想,都是尘烟。
此即劫无空境。
姜望静静地站在在那里,也就成为中心,于是有了上下四方,于是时间好像也开始流动。
燕春回自一缕微渺的剑光中显化,轻衣布鞋,披发在肩。
这才算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因为以前的姜望,并没有资格这样站着,并无资格站定!
他平静地看着姜望,目光中并没有什么敌意,只是带着一种审视——一种奇怪的审视。
“你知道我不那么容易被杀死么?”燕春回问。
“我知道。”姜望说。
“我们之间的确有过一些交集。但那些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大概很久吧!”燕春回问:“我可对你满怀仇怨?我可有对你穷追不舍?”
“你不曾。”姜望道:“你大概是忘记我了的。”
“我若一意要杀你,你能活到今天吗?”燕春回问。
“大概很难。”姜望道。
“那你现在能够告诉我了吗?”燕春回抬起眼皮:“你为什么如此激烈地找上门来,誓要杀我?”
姜望一直都很平静,此刻同样如此:“首先我要说,你从前没有杀我,并不是什么人情。你在断魂峡和星月原,都顺手杀过我,只是没有杀成。昔者我享齐爵,是齐国黄河首魁,你若杀我,齐国倾国杀你,你很难活命。后来我列名太虚阁,你若杀我,天下杀你,你必死无疑。你或者忘了,或者是付不起杀我的代价了,仅此而已。”
“其次?”燕春回问。
姜望道:“你问了一些很重要的问题,所以在这些问题之后,你应该知道,我要杀你,并非为我。”
燕春回难得的咧了咧嘴,笑了:“那为了什么?天下苍生,黎民百姓?”
“这句话太大,这个担子也太重了。我担不动。”姜望不为所动:“其实同样的问题也有人问过我。我也问过自己,我为什么要杀你。我想了大概一刻钟,最后的答案是——我还记得。”
燕春回皱眉:“记得?”
“我还记得,你们把人煮熟了的样子。我还记得,郑肥和李瘦比赛杀人,以此为乐。我还记得,卦师算命,用他人性命占卜。我记得那些事情,记得我心中的恻隐。”姜望平静又认真地说道:“燕春回,这是我一定要杀你的理由。说天下苍生,太宏大了,本质上是我的愤怒和不忍。”
“愤怒,不忍。”燕春回说道:“很好的理由。”
姜望道:“刚好我的道理在眼前,刚好我手中有剑。我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不去践行。”
“我来给你一个理由罢!”燕春回道。…。。

姜望看着他:“请讲。”
“你若不来找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无回谷内,不会有多少血腥。那些新来的人魔,无论怎么作恶,都杀不了太多人。你若执意找我,从此我游走天下,所过之处,血雨腥风!”燕春回道:“姜望,你说,该怎么选?”
这就是燕春回的条件了。
他做出巨大的让步。他可以完全忘记姜望这一次纠集人手去无回谷杀他的行为,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对于肆行恶事的人魔来说,这几乎是一种软弱。
这是对着整个星月原战场出剑,根本肆无忌惮的燕春回!
他的退让,是应该被尊重的。他的强大,应当被敬畏。
而人命与人命之间,好像可以用数字来衡量。燕春回的行为,好像可以让姜望来承担——你是选择坐视人魔杀少数的人,还是选择逼我杀更多的人?
在绝巅之前,没有多少人在乎姜望的道理。
在绝巅之后,所有人都必须要看到他了,又好像天下问其心。
姜君何来啊?姜望你要怎么选?
但姜望只是摇了摇头:“这道选择题不是这样的。”
“你以为是什么样?”燕春回问。
姜望道:“你养出人魔,纵容为恶至今,我会想办法杀你,你也可以想办法杀我,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此为第一种选择。你敢游走天下,掀起血雨腥风,我就会传檄天下,号召列国诸宗、世间强者,一起来杀你——这才是第二种选择。”
或许有人会怀疑姜望的号召力,怀疑他是否真能挑头,使天下共剿人魔。
但燕春回显然并不会。
无生教是前车之鉴,张临川空余恨声!
他常常保持半痴呆的状态,但他非常清楚,这是一个有秩序的世界。即便它有再多的血腥、残酷、不公,但它有阳光下的道理。
那是三代人皇至今所传承的,人族所延续的核心规矩。
在明面上所有人都必须要维护它的存在。
而恰恰今日的姜望,已经能够举起这面旗帜。
“世间为恶者众,你姜望就算走到超脱,能杀尽人之恶性,杀绝世间恶行吗?”燕春回道:“曾经我也和你一样,有自己的痴想。但人魔是杀不完的。魔也永远存在。”
姜望平静地看着他:“我知人心鬼蜮,不可断绝。魔心孽念,永不会止。但我要叫世人知道,肆意为恶者,不可以走在白日之下——这就是我斩在无回谷的剑。”
轰隆隆隆!
陈国无回谷外,恰逢狂风骤雨,惊电雷霆。
一道电光炸破天穹,照亮了无回谷外一座高大的碑石。
那是一座剑刻的碑,碑上铭道字,字字刺目有寒光。字曰——
肆意为恶者,不可以走在白日之下。
落款是,姜望。
轰隆隆!
陈国雷蛇万里掣长空。
云国的云海却是一片静。
在一点剑光展开的劫无空境里,燕春回看着姜望的眼睛。
年迈看着年轻。
逝去的时代注视着现在。
燕春回咧开了嘴:“你选择成为我的敌人。”
“不是我选择成为你的敌人,是我一直往前走,恰好在这里遇到了你。这是我本心所想,本欲所从,我的道就在这里。”姜望平静地道:“你要么绕道,要么断道,要么斩碎我,没有第四种选择。”
他完全不妥协,不让步,不见人留一线,完全不给燕春回面子!
燕春回一时白发飞舞,眸中跳出难以描述的锋芒,一整个逝去的时代,凝聚在他的眼睛。恐怖的杀力贯穿了岁月而存在,澎湃的剑气搅动命运河流,在这一刻他的杀意,几乎要斩裂整个劫无空境!!!
最后他道:“怎么绕道?”
感谢书友“三年Xx”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802盟!
39314810。。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